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恒大财富公司发澄清声明代理销售的理财产品合格

1月8日晚间,恒大财富公司发布官方声明:公司代理销售的中小企业理财产品均在金融交易所正式备案。声明还称长沙市雨花区于今日向恒大财富送达《告知书》,确认公司代理销售的产品合规性。

时下,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不断深入推进。乡村治理,作为国家治理的重要基础和基层治理的主要内容,日益为人们所重视:大量治理资源下沉乡村,乡村治理的社会参与度提高,乡村治理手段更趋现代化,乡村干部的治理能力和水平也稳步提升。

食品安全大于天。但在农村小超市、小卖部、集市等地方,山寨食品屡屡上架。这些假冒伪劣食品,通过相似包装、相似图案、同音不同字等手法来骗取人们对产品的信任,达到牟利目的。“营养抉线”“六个核桃乳”“康帅傅”等产品,农村并不鲜见。

债务难还,一些村干部或被围追堵截不敢出门,或被告上法庭,心思不在事业发展上,而是琢磨如何“填窟窿”,有的拆东墙补西墙,甚至违反专款专用的财经纪律。2014年,在内蒙古赤峰市山嘴村地面硬化项目中,村支书、村主任将本应铺设20厘米厚的混凝土降为10厘米,以节省11万元用于还债。

三防培训不到位,防灾应急无储备

岁末年初,半月谈编辑部特别策划“乡村治理盲点”调查,组织记者分赴各地,希望通过反映当前乡村干部群众特别关注的十大治理盲点,推动乡村治理提升,助力乡村振兴提速。

在山东农村的部分超市、商店,半月谈记者看到,写有“经典”“特伦牧业”“特仑圣牧”“经典牧场”等字样的商品被成箱摆放在显著位置。这些商品和知名品牌的牛奶十分相似,每箱价格40元至60元不等,比真正的名牌牛奶价格低十几元到二十元。

“现在有个怪现象,就是好人怕坏人,对乱摆放的小摊小贩,警察、工商上去执法没用。只有协管能管起来,别人不敢管的灰色地带,他们敢管。”东部某镇一干部说,应引起注意的是,协管员中部分人有前科,有的坐过牢。“现在扫黑除恶,周边一些乡镇的协管员基本‘全军覆没’,因为要求要把坐过牢的从基层工作人员队伍中清除出去。例如,我们镇23个协管员,弄走了17个。”

半月谈记者发现,这些山寨食品大多出自小企业、小工厂、小作坊,其生产环境、选用材料、生产质量等都达不到食品安全规定的要求,给农村群众的食品安全带来危害。而且,山寨食品制造者隐蔽性很强,不少“黑工厂”“黑窝点”“黑作坊”藏在偏远农村,躲避监管的能力提高,不容易被发现。

河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食品生产监管处负责人介绍,有的山寨食品生产企业与监管部门“打游击”,在夜晚偷偷生产、运输,然后通过其自有销售渠道供货给批发商,或是点对点单线联系销售。

黑龙江一名基层干部说,冬季村民时常聚在一起吃饭喝酒。虽然他们都知道不能酒驾,但请客吃饭不给客人喝点酒总觉得没尽礼数,用餐氛围也不热烈,客人碍于情面只好意思意思,遇到喜欢劝酒的人,更是少不了多喝几杯,一来二去难免喝高,安全意识强的还能做到不驾车,意识薄弱的就怀着侥幸心理驾车上路了。

原来,该县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工程,涉及征地拆迁,因几十家钉子户抬高要价,工程拖延。一筹莫展之际,开发商想到用混混手段吓唬钉子户。于是,在当地政府默许下,开发商请“大发哥”带着人马威胁殴打钉子户。这一招果然有效,几家钉子户很快就同意了。对于不肯屈从的钉子户,他们白天就赖在人家里,蹭吃蹭喝,晚上敲门敲窗,频繁骚扰,制造恐慌,最终迫使钉子户妥协。

如何化解村债?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洁认为,各地应全面核查村级债务底数及成因,然后因村、因债分类处置。长远来看,要积极培育村集体经济,积极拓宽集体经济收入渠道,增强村集体“造血”功能,同时增强保障乡镇有效治理的财政家底。

多名受访专家及基层干部群众建议,一方面,压缩乡村“灰色治理”的空间,推动行政执法权力下放,让基层有更多的资源解决群众身边的难题;另一方面,不断提升基层干部依法依规开展工作、处置矛盾、化解风险的经验和本领。

狠人“吃香”能平事,政府形象遭质疑

中部某镇,“三资核算”结果显示,镇里8个村5个负债。负债27万余元的某村村支书倒出苦水:债务主要包括村干部多年前的工资、村干部垫资、雇工费、机电井维修费等。“历届村两委欠下30多名村民的钱,父亲死了,儿子接着要。”

混混等介入乡村治理,甚至成为执法力量,尽管有时能奏效,但损害了基层政府的形象,助长了其野蛮生长,给社会和谐和地方稳定带来负面影响。这无疑是一种不正常的社会治理形态。其深层次原因在于乡村“灰色治理”空间较大,基层政府治理资源匮乏、有效治理手段不足。基层政府部门为了“对付”某些棘手的矛盾和冲突,就不得不借用一些外在的软暴力资源。

受访乡村执法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近年来,农民收入水平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农民购买私家车。但农民的文化素质、法律素养、道路交通安全知识等未能及时补上,一些开三轮车、摩托车的农民压根就没有驾驶证,属于无证驾驶。加之劝酒风气短时间内未能扭转,逢年过节,农民开私家车访亲串友,极易酒后驾车。

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农村酒驾存在明显的失管现象。不少地方,交警限于警力,在查酒驾工作上,大部分警力、时间、精力放在了大城市、县城上,对于农村地区特别是乡村道路上的酒驾现象抓得不够紧,查得不够严,存在明显的重城市轻农村的倾向。

西南某国家级贫困县,30岁出头的“大发哥”是当地有名的混混,2年前因斗殴入狱,出狱后无业在家。今年初的一场拆迁行动,却让“大发哥”重获“高光时刻”,得到“重用”。

今年3月,该县人民医院发生一起挟尸要价的群体聚集事件,当地公安机关人手不足,又想到了“大发哥”,让他去跟专业医闹周旋。这次同样奏效,专业医闹最终放弃纠缠。

与农村酒驾失管现象类似的,还有农用车随意载客问题。在一些农村,农用车送学生上学的现象并不少见,隐患极大。因村小撤并,宁夏部分农村小学生上学路远而用三轮车等农用车辆载运。宁夏固原市某村第一书记对此颇为担忧:“一旦发生事故,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山寨产品下乡忙,躲避监管能力强

内蒙古东部某村村支书说,2016年前后按照上级要求,全村进行村容改造,绿化植树、买砖砌墙、清理垃圾等,产生负债150万元。村支书表示,村里每年只有8万元左右的办公经费,缺少集体经济收入,村两委日常开销捉襟见肘。

还有村干部索性不干事了,村级事务遭遇停摆。“上面拨多少钱就干多少钱的事,没钱就不干事。”有村干部说,宁可不发展也不能再负债。

村债存量本已大,而近几年,基础设施、集体产业等投入加大,各类工程成本不断攀升,现行财政转移支付体制下,地方承担的配套压力也越来越大,新增债务仍在上升,穷村负债问题更显突出,致使部分地方的村级治理难以为继。

半月谈记者还发现,农村学校周边的小卖部大都出售一些“有滋味儿”的“五毛零食”,虽然来路不明,却卖得很好。但凡小孩喜欢,农村老人看着便宜,通常就买,也不查看是否为不健康食品。

另外,目前不少乡村公路上,各种交通设施、标志不够完善,有的已损坏,必须尽快重新规划完善,方便车辆和行人。

如今,像“大发哥”这样的混混们发现乡村社会对他们的需求旺盛,基层政府要搞定摆平一些事情往往需要借助其力量。他们不再急于外出打工,开始充分利用这种需求,在本乡本土“大展拳脚”“扩张业务”。

旧债未了添新债,集体事务遭停摆

基层干部认为,农村之所以成为食品安全隐患重点,主要是因为农村老人偏好低价产品,品牌和正品意识不强,这就给山寨食品创造了市场、提供了温床。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但一些农村地区依然有人冒着生命危险,酒后开车。特别是在偏远农村地区,酒驾问题大量存在。去年,河北省交管部门就曾曝光4起农村醉酒驾车导致多人死亡的交通事故案例。

这不是个别现象。半月谈记者了解到,有的村白条打了近40年,到底是谁欠下的都无从找起;某县村债规模达7.9亿元,仅一个镇的村债就达7700万元,其中最多的一个村负债超过1000万元……

保障乡村“舌尖上的安全”,须强化监管。受访乡镇执法干部建议,严格管控农村经销商的进货渠道,确保从正规厂家和渠道进货,保证产品质量。同时,加大监督执法力度,增加飞行检查次数,寻根溯源,将山寨食品连根拔除。

农村酒驾泛滥地,重城轻乡缺警力

十大关键词:①混混执法 ②穷村巨债 ③食品劣质 ④交通失管 ⑤防灾薄弱 ⑥居家隐患 ⑦垃圾围村 ⑧高价彩礼 ⑨网不设防 ⑩关怀缺位

解决农村地区酒驾高发、农用车随意载客等问题,当务之急是加强法制宣传。有的交通肇事者知道酒后驾驶汽车是违法犯罪行为,但并不知酒后驾驶两轮摩托车或三轮农用车也是违法犯罪行为。

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田孟说,当下村庄的发展应处理好“弱发展能力”与“强发展欲望”的关系,不可逼迫村庄过度“负重前行”。要从制度上堵住债务漏洞。现实中,要合理规划项目建设,严禁举债列支村级非生产性支出;要将化债、防债列入村干部考核内容,将村干部离任审计制度真正落实到位,避免任期内无限制、无责任举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