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镜头下的生命之桥和生命之舟

生命之桥!生命之舟!

当无人机升起瞬间,和煦的阳光正好照射在这条长长的通道上,这一刻,我的心头也似有暖流涌入:无比温暖且颤抖起来——通道的一头是技术精湛的医务工作者和设备齐全的医院以及这两者和谐完美的配合,另一头则是等待救治的病患和无数人的期盼和希望。

不一会,三辆救护车抵达。在医务人员的护送下,患者紧凑有序地进入病房,我也将这一幕幕用镜头记录下来。

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

北京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就有关问题的回应

到达四楼看台的那一刻,我被眼前的景象瞬间震撼了:整个体育中心宛若一艘诺亚方舟!一格格、一间间,井然有序:患者在里面休息治疗,医务人员不断地穿梭忙碌其间,宁静而繁忙。

10天建成一所医院是怎么做到的?为了见证这个奇迹,我先后5次前往火神山医院工地,记录它的“孕育”、“成长”与“诞生”。

近期,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给中国造成持续影响。本基金会积极响应党中央号召,迅速行动,依法、合规筹措大量资金驰援湖北。为此,基金会全体成员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

昨天,王俞告诉北青报记者:“一方面自己在医院工作见了很多生老病死,另一方面医院的工作强度大,身边不少同事也有发生变故。我觉得还是应该有所安排,毕竟父母是我最放心不下的牵挂。”

文/本报记者 李卓雅

夜已深,有的患者渐渐进入了梦乡,而在方舱里,医务人员依然在不断默默忙碌着:他们在持续地与病魔抗争——这种宁静而坚强的力量,弥漫在整个方舱之中,让它真的成了“方舟”,生命之舟。

2月4日,医务人员将患者转运至武汉火神山医院病房。

“今年寒假回来,门前那条曾经的臭水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宽敞干净、设施齐全的‘步行街’。”从红岩村考出去的大学生谭达说,因为脱贫攻坚,村里人的精神面貌改变了,也更加团结了。得知要办“村晚”,他和其他回家的大学生毛遂自荐担当主持人。“我给大人们说,保证把这件村里的大事整的巴巴实实的。”

中国的慈善事业有一个起步、发展并逐步完善的过程。北京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成立于2012年5月9日。201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开始实施。2019年8月8日,基金会获得了公募资格。

看到这一幕,之前的担忧和惧怕都瞬间忘了,我赶紧开始记录下眼前的一切,并且尽可能多地去拍摄。

虽然父母是王俞最挂念的人,但是在遗嘱中,她并没有选择给父母留下物质性的财产,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我觉得活着的时候怎么和家人相处才是更重要的。”

由体育馆、会展中心等大型场馆改建而成的方舱医院,用于收治确诊新冠肺炎的轻症患者。虽然与传统意义上的“红区”(“红区”是抗疫医院中重症隔离病房的别称)不同,但这里同样也是疫情战斗的主战场。

2月4日,建成后的武汉火神山医院开始收治首批确诊患者,我又驱车前往,此时,导航软件上已经有了武汉火神山医院的位置,路上医院的指路牌也都立了起来。

希望我的照片能够让人们回忆历史,看到坚强,感受到在病魔肆虐之时生命的坚韧与人们不屈的抗争!

对于这样的安排,王俞表示,如果自己发生意外,父母那时最缺的是关爱,“我的这位闺蜜同时也是我的同事,在日常的接触中,我很了解她的人品和性格。她会按照我遗嘱里的想法去做,如果我发生意外,她在有空的时候替我去看看我父母就可以了。”

红岩村,是重庆市城口县沿河乡的场镇所在地,沿河乡是重庆市十八个深度贫困乡镇之一。近年来,在各级政府和社会力量的帮扶下,曾经人口流失严重、社会风气较差的红岩村慢慢地变了。

年轻的刘秋彬就是参演节目最多的演员之一。当晚,她和其他村民专门表演了一段快板书,用通俗生动的语言讲述着“两不愁三保障”“脱贫更光荣”等扶贫政策。在红岩村,丰富的文艺活动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与到脱贫攻坚工作中。他们的活力感染着红岩村,也向外界展示着家乡的巨变。

到了表演的时间,孩子们跳了活力四射的舞蹈,古稀老人用一段拍手舞展示着对健康的向往,学校里的师生朗诵《少年中国说》,妇女们跳了一段《山里人活得好潇洒》……演员不够,许多村民不得不在多个节目中反复“串场”。

田艳介绍,中华遗嘱库第一份“90后”遗嘱出现在2017年,目前所有的“90后”遗嘱都还没有生效。

北京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

2月4日,医务人员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送入武汉火神山医院病房。

中华遗嘱库上海第二登记中心主任田艳称,王俞用了两个小时就做完了立遗嘱的流程,费用在一万多元。“立遗嘱服务是9000元起,我们按资产价值以及分配意愿的复杂程度由专门的评估部门进行估值,王俞留下的房子并不太大,最终的立遗嘱费用在一万多元。”

武汉体育中心曾是去年军运会的主会场,也是我这些年体育摄影报道的主战场。

1月27日,海军军医大学医疗队员在穿戴防护服。

“90后”立遗嘱并不少见

在沿河乡党委书记吴雪飞看来,红岩村村民自办“村晚”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在向深度贫困宣战一开始,我们就意识到物质脱贫和精神脱贫同步推进。”她说,沿河乡先后面向儿童组织“三点半课堂”,面向老人组织“老年人合唱团”,面向留守妇女组织“巧媳妇腰鼓队”等。

此时,很多医务人员已经聚集在一起相互检查着防护服的穿戴、查看患者的医嘱并列队在楼下等候。

未来,基金会将在北京市民政局的指导下,继续依法、合规开展各项工作,为中国的民间慈善事业作出更多贡献。

王俞告诉北青报记者,她是家里的独生女,从小由爷爷奶奶带大。由于成长过程中父亲长期在外地工作,所以她和父亲的交流并不多,但是跟母亲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母亲是一位思想走在前端的女性,我的很多想法也是受她的影响。这次立遗嘱,她的反应就很平静,仅仅是‘哦’了一声,然后只问了遗嘱是在哪儿立的。”

春节前几天妻儿就已经回老家过年,只剩下我这个干劲十足的“单身汉”留守武汉,这些天我像打了鸡血一样一直在医院、社区、方舱以及新建的火神山、雷神山医院之间不停地游走,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尽可能多地记录当下正在武汉发生的一切,等到几十年之后,当人们回忆往事的时候,希望这些记录能够帮助人们回到2020,回到武汉,回到此刻正在发生、发展着的这一场“战疫”之中。

1月28日,在武汉协和医院感染性疾病科,一位正在忙碌的医务人员。

2月17日,来自江苏医疗队的杨洁、张志俊、李飞、汤建伟、陈俊在进舱前加油打气。

关于基金会为确保善款保值增值而依法投资等事项公开的及时性问题,这是基金会在工作细节上仍需进一步努力的地方,我们将按照北京市民政局的指导意见,把各项工作开展得更好。其他有关问题,基金会亦全面认同北京市民政局的意见。

在疫情发生期间,有网络用户向北京市民政局提出了有关诉求。为应对该事件,基金会的部分工作受到了影响,延迟了部分物资的交付,对医护人员的安全保护和重症病人的救护工作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基金会对此深表愧疚。

没多久,密闭防护服闷得我浑身是汗,护目镜也已完全被口罩里喷出的雾气糊住,眼前的视野也变得朦胧起来。我只能稍微休息一下,让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平缓下来,让护目镜里的雾气逐渐散去,再接着继续拍摄,然后又休息一下,让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平缓下来.。。

国内期市午盘多数下跌,截至午间收盘,沥青仍封跌停,原油跌9.24%,燃油跌近7%。

“文化活动搞起来了,牌桌上的人变少了,村头巷尾嚼舌根的人也少了。”76岁的刘兴怀感叹着合唱团对村里老人们的吸引力。“虽然‘村晚’是晚上举行,但大家还是积极争取上台表演的机会。”

“村晚”的舞台和设备,是由相关对口帮扶单位赞助的。晚会临近结束,沿河乡的干部群众和帮扶单位的代表一起唱起了《难忘今宵》,相约来年再相聚,欢歌笑语回荡在春之将至的山乡。

2月17日,新华社记者肖艺九在方舱医院拍摄时的工作照。 武汉终于放晴了,久违的阳光,我打开窗户,脱下口罩,深吸一口气。

中华遗嘱库上海第二登记中心主任田艳表示,王俞并不是他们服务的第一个“90后”,目前该登记中心已经为23位“90后”办理了遗嘱登记业务。“截至10月底,在全国中华遗嘱库订立遗嘱的‘90后’有246人,其中,学历以本科为主,职业以金融、互联网、医疗、高科技行业为主,几乎每天都有‘90后’通过微信、电话等方式向我们咨询。”

希望有人替自己陪伴父母

王俞在上海一家知名医院当护士。近日,她来到中华遗嘱库上海中心立下了自己的第一份遗嘱。与大部分人的遗嘱将遗产留给亲人不同,王俞在遗嘱中表示,要在自己去世后,将自己名下的一套房产留给同在一家医院工作的闺蜜。

1月27日,海军军医大学医疗队员在穿戴口罩。

这条长长的通道就像是一座桥,一座“生命之桥”!在如洪水猛兽般凶恶的病毒蔓延之时,这座桥把那些挣扎在新冠肺炎病痛中的人们带向希望:生的希望与康复的希望!

田艳表示,虽然遗嘱中处理财产以不动产和银行存款为主,但近两年来有越来越多的人咨询虚拟财产处置事宜。“虽然没有段子里说的继承信用卡和花呗之类的案例,但是QQ账号、游戏账号、微信、支付宝账号写入遗嘱是没有问题的。”

周英在舞台上打着鼓点,候场区的演员中还有她的一双儿女。加上此刻正在村文化站排练的奶奶,周英一家三代人都在为即将到来的“村晚”做着准备。

在快接近医院大约2公里的位置,因为交通管制,我不得不下车背着设备徒步进入。

许多在春节返乡的村民说,脱贫攻坚不仅让村民懒变勤、贫变富,还给整个村子带来了邻里温情。以往过年期间,大家都是门对门却各过各的,村民之间邻里感情较为冷漠。“如今有了‘村晚’,大家都有了盼头。”

在这艘“生命之舟”里,人们一起齐心抗击疫情。温暖、光亮和希望在此传递、汇集、交织、凝聚成冲破黑暗的巨大力量,去迎接最灿烂耀眼的曙光。

1月24日,武汉蔡甸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

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

随后,我们穿过“观众检票口”,朝着四楼看台走去。

感谢社会各界对基金会工作的关心、爱护和支持。

2月4日,医务人员将患者转运至武汉火神山医院病房。

依靠我的“主场优势”,我们快速联系到现场负责人,来到江苏援助武汉医疗队的清洁区。此时,医疗队的杨洁、张志俊、李飞、汤建伟、陈俊正在穿戴防护装备做进舱前准备工作,我和他们一样,换上一层又一层的防护装备。

2月17日晚,我和同事张书旗一起来到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采访。

来到医院,经过了解,我得知医务人员将会护送患者通过一个长长通道进入病房。于是,我果断选择了爬上对面病房楼顶蹲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