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星马教育因投资未到账陷经营危机被疑数据造假

(原标题:星马教育因投资未到账陷经营危机,投资方三立教育称怀疑其数据造假 星马教育与三立教育各执一词,并因投资纠纷爆发肢体冲突。)

在公开声明中,三立教育确认截至2019年10月,仅向星马教育投资4000万元,并称对星马教育的业务真实性和实际业务规模产生了巨大怀疑。

三立教育还在声明中称,薛罡拒绝将合同承诺的100万元注册资金打入公司,并未经集团审批为自己发放约12万元奖金。25日,三立教育宣布罢免薛罡总经理职务。

薛罡在其发布的声明中称,100万元为薛罡本人的投资款,应与三立教育7000万元投资款同步到位。但三立教育向星马教育目前支付的款项,均备注为“借款”,而非投资款。针对数据造假与奖金问题,薛罡表示全职老师共计53位,奖金已获审批。

疫情防控期间,承办法官收到了医院紧急申请,表示医院已经被贵州省卫生健康委确定为当地防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定点救治医院,正在全力做好抗击疫情工作,拟使用被冻结账户中的资金采购防疫医疗设备及其他物资,并承诺资金专项用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支出,请求法院解除对其账户的冻结。

双方的矛盾来自于投资款。12月24日,星马教育创始人薛罡在朋友圈公布称,投资方三立教育承诺的7000万元投资款仍有3000万元未到账,这导致星马教育资金紧张,学校将无法正常运行。薛罡在公布的邮件截图中称,星马教育已因此停止招生。

同时,考虑到疫情防控的紧急性和医院位于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特殊性,为保障审判、执行无缝衔接,提高执行效率,北京二中院审判庭与执行局紧密配合,多方沟通执行实施方案,并由承办法官创建与医院交流的微信群,高效确定解冻事宜具体细节,确保解冻后医院能够第一时间将资金投入到抗击疫情工作中。

据天眼查显示的工商信息,三立教育投资星马教育后,已实际取得公司控制权。

25日晚间,薛罡针对三立教育的声明发起了反击。

公开资料显示,星马教育成立于2018年3月,同年7月宣布获得三立教育A轮700万元投资。投资方三立教育同为留学机构,已获红星美凯龙、复星集团等投资,早期核心业务包括SAT、AP、托福等考试培训以及北美留学服务。

获得投资后,星马教育的高管也发生变动。星马教育原总经理王国柱,陆续退出董事、法人、总经理职位。2019年4月,朱骏骅成为星马教育股东及总经理。根据薛罡在朋友圈给出的信息,朱骏骅由三立教育任命。

三立教育创始人孙海牧曾在2019年5月向界面教育表示,通过投资星马教育,三立教育将业务扩展至雅思培训、英联邦国家留学服务,超过亿元的营收规模是三立教育看好该机构的原因之一。

目前,星马教育与三立教育对于此次纠纷仍各执一词。薛罡向界面教育表示,正在处理家长、员工相关事宜。三立教育创始人孙海牧则回复界面教育称对此事不予置评,以三立教育发布的公告为准,并在微信朋友圈宣布已启动法律程序。

三立教育在12月25日发布的声明中称,星马教育创始人、CEO薛罡于22日晚间带着二十余人进入贵都大酒店咖啡厅,对三立教育董事长孙海牧进行了殴打辱骂。薛罡则在朋友圈回应称,二十余人均为星马教育各校区校长,因孙海牧在当日“不会给星马承诺的投资款、要星马死”等言论而产生了过激行为。

“据薛罡提供的数据,整个上海星马营收在5000万左右,但全职老师只有30多位,特别是上海星马业务主要是1对1和小班,极大的不符合行业规律。”三立教育在声明中称,星马教育在数据上呈现了一亿元的营收流水,实际亏损超过千万元,这些业务数据存在疑点。

由于被冻结的银行账户中有3900万余元资金为该院首封,为了安全解封其中1000余万元,执行局先后研讨4个方案,最终采取“先轮候冻结,再解除首冻”方式,顺利实现解冻。这既有效避免账户全部解冻给当事人转移财产的可能,保障申请人的合法权益;又在申请人同意的前提下,为被申请人腾挪出一定的资金以供周转。医院对法院的详实方案、法官负责的工作态度和高效的工作速度表示真挚感谢。

上海星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是三立教育的母公司“上海三莅堂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51%。星马教育创始人薛罡仅持股27%。2019年4月,星马教育的法人更换为三立教育创始人孙海牧。

下一步,北京二中院将依法妥善解决涉防疫单位的相关司法问题,为抗击疫情提供有力的司法保障。(完)

收到医院申请后,承办法官立即审查该医院提交的相关材料,第一时间与租赁公司取得联系,租赁公司表示全力支持抗击疫情工作,随即亦向法院提交了部分解封申请书。2月19日,收到租赁公司申请书后,北京二中院当即作出裁定,裁定解除对医院已保全银行账户中1000余万元资金的冻结。

因投资款未全额到账,留学机构星马教育与其投资方三立教育产生矛盾并爆发肢体冲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