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德国新确诊2人德国感染病例增至16人

中新社柏林2月11日电 (记者 彭大伟)德国巴伐利亚州卫生部当地时间11日晚间表示,该州当天新确诊两名新冠肺炎病例。截至当晚18时,德国确诊病例数已增至16人。

巴伐利亚州卫生部当晚在声明中表示,新确诊的两例病患同样与位于该州的韦巴斯托公司有关。该州在此之前确诊的病例均为该公司员工或家属。这也是德国总确诊病例数自2月7日以来保持不变达三日后,再度出现上升。

2月21日,他在回家路上,看到从贵州过来援汉的医疗队伍,向其中一位年轻人说了声“谢谢”。那位年轻人腼腆一笑,继续回头搬运行李。

除夕前一天凌晨,武汉发布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第1号),宣布自1月23日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两周前因受疫情影响而选择自行关闭位于巴伐利亚州总部大楼的韦巴斯托公司亦于11日宣布,将于次日重新启用其总部。关闭总部使得该公司近期有超过1000名员工在家办公,其中约180位密切接触者接受了医学检测,最终有8人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截至目前,德国联邦卫生部仍将德国和欧洲范围内的风险等级定为“低”。

目前,德国16例确诊病例中的14例在巴伐利亚州的两家医院隔离治疗,另有2例在法兰克福大学医院隔离治疗。后两例是此前乘坐德方包机从中国武汉返回后确诊的。2月9日,德国通过和英国合作再度从武汉接回20人,目前这部分人在柏林郊外接受隔离,经检查后无人感染。

其中,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南楼病区主任余亭是第一批上前线的医生,已值守医院50多天,亲手将多位病人从“鬼门关”拉回来。

2019年12月29日,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首批7名不明肺炎患者转入金银潭医院。随着疫情的发展,金银潭医院在南楼、北楼、综合楼设置了二十几个病区。

截至2月20日,南四病区有45名危重症患者,60%的患者年龄在65岁以上。6名医生、20多名护士负责这些患者的医护。

2月3日,一名82岁的患者经过14天的治疗终于出院。出院时,他拉着余亭的手合影,对余亭和其他医护人员说:“这是我最珍贵的照片,你们是我的救命恩人。”余亭坦言,这也是他最难忘、最感动的时刻。

武汉市青山区钢花小学音乐教师华雨辰是“全能志愿者”,司机、搬运工、体温检测员、方舱医院播音员,只要有需要,她都能立即顶上。

武汉市硚口区委常委、区公安分局党委书记、局长张晓红,带领组织干警风雪中值守,转运疑似病患,守护这座城市。

但也有余亭用尽全力也没能救回的病人。2月19日凌晨2时,余亭再次冲进病房里,抢救一名83岁的老人。经过两小时的全力救治,患者还是在4时5分宣布去世。

1月26日,吴辉接到一单跑腿帮送,备注里写着:“妈妈做的饭给爸爸送去,爸爸是前线医生,辛苦外卖小哥了。”那一刻,吴辉想要流泪。

2月12日,C6东病区迎来开科以来第一例重症出院患者。截至20日,病区先后接收64名危重症患者,15人已痊愈出院。

“前线的医护年三十吃泡面?作为一名武汉的外卖骑手,看到这个有点脸红!我明天要开工,可能的话,多跑几趟医院的单子吧!”大年三十,吴辉在微博上立下了目标。

在“封城”和春节休假的影响下,武汉市大部分餐馆闭门,部分外卖停止配送,一线医护人员难以吃上一口热饭。

据湖北日报22日报道,金银潭医院目前已收治新冠肺炎重症和危重症病人2000余人,出院患者有1200多人。

每天8点都要巡诊,余亭对病房的情况非常熟悉。巡诊之后,他回到办公室,开始整理和分析每一名患者的病情,随后将患者情况和注意事项一一嘱咐给医生和护士。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他们或坚守岗位,或主动出力,是不平凡的凡人英雄。

有一次,赵培玉在查房时碰上一名老年患者因突发情况上了呼吸机。患者的情绪很激动,赵培玉就抓住她的手,对患者说:“阿姨,不要害怕。您现在不能说话,您抓住我的手。”

2月4日,中日友好医院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抵达武汉,承担起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C6东病区的重症患者救治任务。

发生突发状况的是一位老人,余亭和护士进行了及时救治,之后就一直守在老人的身边。当他们走出隔离病房,已是6点多。

赵培玉:在重症病房里,她抓住患者的手

在这场残酷的疫情中,余亭把许多病人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这时候真的很无奈,只想再多救一会,或许奇迹能出现。”事后,余亭对媒体说。

据德媒报道,应执政的联盟党和社民党党团要求,德国联邦议院将于本月12日召开专门会议,讨论德国境内预防新冠病毒的策略。(完)

他为普通人奔波,赶着去药店买消毒水和口罩,定了闹钟去超市买蔬果和肉食,帮无法返回武汉的市民上门喂猫;他听说一位黄陂区的骑手去雷神山医院帮忙了,之前他们吵过架,好久不说话,但现在他希望为对方加油;他去药店的时候,被店主偷偷塞了一瓶医用酒精,转手又送给了曾帮他打包快递的工作人员。

“为了保障患者安全和医疗质量,所有护理人员都尽职尽责,没有一句怨言,因为我们觉得这是我们的职责。”赵培玉接受新华社采访时如此说道。

余亭的妻子丁娜是位护士,也一直在重症病房忙碌着。虽然两人在同一家医院,一个在4楼一个在6楼,但由于工作繁忙,很难见上一面。

从2月4日至21日,赵培玉带领的护士团队,无一人感染。

据了解,目前中日友好医院危重症护理团队由80名护士组成,承担病区共50张床的护理工作。赵培玉一方面要带队伍,另一方面还承担着后勤物资管理等工作。

赵培玉要比吴辉遇到的贵州年轻人更早来到武汉。

余亭:住值班室40多天,与妻子在同一医院工作难见面

虽然心里忐忑,但吴辉不觉得害怕。“医生在救人,但他们要吃饱了才能救人啊。”

吴辉在微博上表示,武汉虽然不是他的家,但是他在武汉读了四年书,现在也有家人在武汉工作,还有很多在送单路上给过他小温暖的武汉人,让他“已经和武汉分不开了”。

中日友好医院支援湖北医疗队护理组组长赵培玉,对患者无微不至,也确保了其带领的护士团队至今无一人感染。

到达武汉后,赵培玉定下了“全员培训定期举行,小队培训成为常态”的规矩,并且带领护理骨干编写出两万字的新冠肺炎护理工作流程与规范,保障医护人员都能做好自身防护。

在余亭守在患者身边的那个除夕夜,一张武汉一线医护人员大年三十吃方便面等简易食品的照片在网络热传,让身在武汉的外卖骑手吴辉觉得“心里堵得慌”。

据湖北日报报道,赵培玉每次查房时,都会与患者交谈一会,有时候还自己上手操作。

除夕夜的钟声敲响不久后,1月25日凌晨3时,隔离病房医生值班室的呼叫灯忽然闪起来,当天值班的余亭立刻换上隔离服进到病房里。

直到患者的情绪稳定,赵培玉才松开手。经过紧急治疗,这名患者也脱离了危险。

吴辉:“封城”后,他为医护和普通人奔波

疫情发生后,吴辉每日都发微博,记录下他在武汉的故事。

救治任务中护理工作由中日友好医院支援湖北危重症护理团队承担,41岁的赵培玉担任重症护理队队长。

从医院开始收治病人,作为医院第一批上前线的医生之一,金银潭医院南病区主任余亭一直守在病房里。50多天来,余亭40多天住在值班室,偶尔去附近酒店换洗。

身在武汉的外卖骑手吴辉,为普通市民奔波于药店和超市,2020年初的小目标就是“多跑几趟医院的单子”。

余亭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最大的期待是,抗击疫情早日取得胜利,做一名平凡的医生,在休息日陪伴家人。

吴辉2020年的第一单,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四号楼。“进到四号楼电梯才发现16楼是呼吸内科,不禁有点忐忑。”吴辉在微博上说道。吴辉第二单是武昌医院,也是发热门诊定点医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