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当心年终奖发放这些花样把应得工资变成年终奖励

扣留部分月工资作年底福利、将积压产品打折卖给员工、把“年会抽奖”当发年终奖……

【年终岁末,这些法律问题值得关注②】@上班族 当心年终奖发放遇“花样”

和讯科技认为,陈欧的网红人设曾为聚美优品带来了粉丝与流量,但真正要留住用户依然要靠产品、服务和质量。作为网红创始人,陈欧的一路高调反而分散了人们对聚美优品企业文化和成长的关注。随着电商市场的不断饱和,消费者也愈发严苛,品质成为其最看重的因素。此外,私有化是一个新的开始,只是这次故事的结局是好是坏,目前还不能给出答案。

据观察者网报道称,聚美优品的股东在1月19日向美国证监会(SEC)提交了举报信,指出陈欧的私有化计划是在“抢劫”。举报信称,陈欧操纵舆论,用IPO时22美元/股的价格对比自己20美元/股的私有化计划,试图证明中小股东损失不大,但聚美优品的股票实际价值仅有账面价值的十分之一。

在该公司上班的吴小姐反映,公司要求员工只能选鞋码,不能挑款式。“鞋子是客户不要的B品,质量可能也会有差别。”吴小姐说,上至经理下至车间员工都要买,“往年普通员工的年终奖也就1000多元,再扣掉一两百元鞋子的钱,还怎么过年?”

从聚美优品年报披露的数据来看,其核心电商业务难掩萎缩之势。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聚美优品的活跃用户数量分别为1540万、1510万、1070万人;订单量分别为6150万、6350万、3800万单。活跃用户数量及订单量双双下滑。

“这样来看,陈欧与私有化买方团就成了最大赢家,所有其他投资人通通是输家,陈欧收割了最信任他的投资者。据估算,此次回购总成本超过1亿美元,少于2014年的募资规模,陈欧可能无需外部买方团协助,就可完成筹资需求。”该股东说。

以自家产品替代年终奖,还有可能成为变相强制消费。根据媒体报道,2015年初,泉州洛江一家鞋业公司要求职工买本公司生产的鞋子,并直接从年前发放的年终奖金代扣购鞋款。

除了年终奖,年底职工期盼的另一个热闹环节就是公司年会。因为现实中,不少年会成了某些公司发放年终奖的渠道,有公司甚至将“年会抽奖”等同于年终奖发放。

法官解释,本案中,解除合同与发激励金仅差一天,发放的“在职激励金”实为年终奖金,如果该年终奖属于劳动报酬,劳动者请求支付,应予以支持。劳动者在年终奖对应的考核年度不满一年的,用人单位也应该按照劳动者实际工作时间占全年工作时间的比例发放年终奖金。

“企业发放年终奖时,首先要明确约定年终奖的发放规则,兼顾公平合理,并经民主程序告知员工,以充分发挥企业的经营自主权,调动职工积极性。”何玲提醒,“其次要注意诚信兑现约定的年终奖,不侵害员工的合法权益;此外,要解读好相关优惠政策,避免员工掉进发多得少的‘陷阱’。”

2017年8月,陈欧跟随共享风口,正式收购共享充电宝街电,其全资子公司持有街电60%的股份。据TrustData数据显示,2019年街电、小电、怪兽、来电市场份额分别为28.6%、27%、25.1%和15.6%。街电以微弱优势暂时领先,但并没有同竞争对手拉开距离。另外目前,全国大量的餐饮、休闲行业仍处于线下停业状态,街电等共享充电宝行业所受影响显而易见。

有律师指出,如果将公司鞋子当作福利免费发放给员工,没有问题;但若是要购买并在年终奖里扣除,就属于变相强制消费。

在合肥一家私企上班的赵女士,其所在企业去年效益不佳,到发放年终奖时,公司给每人发了一台空气净化器。

据了解,现行法律中并没有涉及年终奖的相关规定,企业是否给员工发放年终奖,年终奖发多发少,属于企业用工自主权范畴。但是,如果企业的规章制度或者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了年终奖,就应当按照其规定或约定向员工发放年终奖。

“我担心‘年终奖’能否发到位,毕竟这是我工资的20%。”孙文告诉《工人日报》记者,去年入职时,合同里明确规定员工的月薪的20%不会按月发放,而是作为“年终奖”发放给个人。

实践中还有一种常见情况:发放年终奖前离职,能否拿到年终奖引纷争。

不过,陈欧的私有化计划并未获得股东的支持。原因是他提出的7美元的私有化价格(后续下调为3美元),相比聚美优品的发行价22美元,价格过低。在股东的反对声之下,2017年11月,陈欧不得不宣布撤回私有化要约。而此次的私有化提案也同样引发了股东的不满,原因跟上次如出一辙。

截止目前,聚美优品仍然未披露2019年半年报及全年报。虽然根据纽交所规定,允许公司在一定时间不披露财报,但这仍然给聚美优品招来许多质疑。

据了解,法律未强制规定企业必须向员工支付年终奖,企业通常根据自身的经济效益和员工绩效考核情况自主决定是否发放、发放多少以及何时发放等,具有不确定性、机动性。

“这部分工资参与绩效考核,如果部门考核不达标,可能还拿不满这20%。”尽管去年考核良好的孙文拿到了年终奖,但他担心,如果自己中途离职,就拿不到这笔钱。

花样3 拿多拿少不看业绩看运气

业绩连年下滑 电商业务萎靡

孙文表示,自己平时的工资由40%的基本工资、40%的月度绩效构成,每个月20%的工资扣下不发,而是汇总到年底乘以绩效系数算作“年终奖”。

花样2 以公司自家产品替代发钱

有专家提醒,在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奖金的情况下,双方应就奖金支付的条件、义务及豁免情形进行充分协商。在双方没有明确约定的情形下,应当结合奖金支付的初衷及奖金性质综合判断。

值得一提的是,聚美优品一直在其他方向寻找机会。2015年,陈欧以3.72亿元投资宝宝树,进军母婴电商市场,陈欧持有宝宝树7.33%的股权。2018年11月宝宝树港交所上市后,聚美优品选择部分退出,以8650万美元的价格,向第三方投资机构转让宝宝树4%的股权。此后不久,宝宝树股价一路下跌,截止发稿前,报1.48港元/股,与发行价6.8港元/股,相去甚远。

北京时间2月26日,聚美优品宣布,已与母公司SuperROI Global Holding Limited(以下简称“母公司”))达成最终私有化协议,母公司与买方将收购聚美优品所有已发行A股,收购价为20美元/ADS。合并目前预计将在2020年第二季度完成。合并完成后,聚美优品将成为母公司全资拥有的私营公司,其ADS将不再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ADS计划也将终止。

根据聚美优品此前公布的财报来看,2014年至2018年,聚美优品全年营收分别为38.88亿、73.43亿、62.77亿、58.17亿、42.89亿美元;而净流润分别为4.05亿、1.35亿、1.5亿、-0.37亿、1.18亿美元。不难发现,自2015年起,聚美优品业绩就开始出现拐点,呈现连年下降趋势。而2017年,聚美优品首次出现全年亏损的情况。2018年,聚美优品业绩同样没有实现逆转,总营收较2017年全年下跌26.27%。

该公告发出后,截至2月25日美股收盘,聚美优品大涨26.18%,报收19.52美元/股,总市值2.32亿美元。但令人唏嘘的是,该市值与2014年8月聚美优品上市后的历史高点37.99美元/股,市值55亿美元相比,不足当时的4%。

年关将至,年终奖的发放成为员工关心的话题。在上海一家技术公司工作的孙文(化名)则对此感到有些焦虑。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从行业层面来看,2019年网络零售额在不断增长,聚美优品的表现却不太理想。据易观数据显示,2019年第4季度,中国网络零售B2C市场交易规模为18361.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0.3%。而聚美优品在2019年第4季度的市场份额仅有0.1%,位列第8。

采访中,还有员工向《工人日报》记者表示,自己所在公司喜欢采取“13薪”的方式奖励员工,每年年底会多发一个月的基本工资。但是,不少员工表示,自己并不清楚“13薪”与年终奖的区别。

据何玲介绍,13薪不等于年终奖。“正常情况下,13薪即年底双薪,是固定的劳动报酬,只要企业与员工有此约定,则在每年年终时,不论企业经营情况、员工表现,企业都应向员工多发放一个月的薪水。”

同年,陈欧还带着聚美优品做起了家电,正式推出了两款空气净化器,结果市场反响平平。

实践中,围绕年终奖的发放,一些单位因“玩花样”而与员工产生纠纷的案例并不少。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公司年会有抽奖环节,抽到的奖品就是‘年终奖’。”在北京一家传媒公司上班的宋娇说,“我平时业绩不错,结果年底只抽到个运动手环,平时干活不怎么卖力的人,反而抽到了大奖,感觉实在不公平。”

事实上,聚美优品的私有化退市,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身业绩连年败退,核心电商业务持续萎缩,其他业务增长乏力。

公司负责人则声称,把公司积压的鞋子低折扣卖给员工也是年终奖的一部分,算起来公司的年终奖比往年还有所增加。

据《红周刊(博客,微博)》报道称,多位股东将此次私有化比喻为开着“联合收割机”割韭菜。有投资人向记者直言,他在2017年即开始持有聚美优品股份,目前已经亏损了16万美元。陈欧提出的私有化要约价,几乎让全部外部股东直接亏损至少5成,“想不到陈欧会这样对待投资人”。

2013年3月,符某入职广州某公司,该公司于2017年1月19日解除与符某的劳动合同。2017年1月20日,公司向在职员工发放2016年度的“在职激励金”,但未向符某发放在职激励金。最终,二审判决公司支付在职激励金给符某。

私有化背后的赢家与输家

赵女士说,当年入职时,她得知员工的年终奖金是写在劳动合同里的,“现在公司把奖金兑换成机器,让人失望。”

实践中,因年终奖发放引发的争议并不少见。法律没有强制规定企业必须向员工支付年终奖,企业可自主决定发放与否。

但是,如果企业的规章制度或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了年终奖,就应按照其规定或约定发放。在双方没有明确约定的情形下,应当结合奖金支付的初衷及奖金性质综合进行判断。

2018年,陈欧向影视圈发起进攻,投资了都市剧《温暖的弦》,首战取胜,截至5月27日收官,该剧全网播放量超过70亿,微博话题阅读量达41.8亿,但不久后,影视圈就因崔永元曝光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引发集体震荡,进入寒冬。这一系列行动没能挽救聚美优品的颓势,陈欧也因此得到“不务正业”的评价。

天眼查数据显示,聚美优品的运营主体为北京创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09年8月。工商登记下,该公司的最大股东为陈欧,持股90.04%。目前,公司三位股东的全部股权均处于出质状态,质权人为成都聚美优品科技有限公司。

那么,是否有必要在劳动合同中约定年终奖发放条件等“硬指标”?

实际上,陈欧对聚美优品私有化蓄谋已久。早在2016年2月,陈欧就联合红杉资本递交了私有化申请。当时的陈欧对资本市场的表现不太满意,他认为聚美优品被严重低估了,而私有化就意味着聚美要重新出发。

对此,福建厦信律师事务所律师何玲表示,《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7条规定,工资必须在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的日期支付,至少每月支付一次。如果劳动合同中已约定工资按月发放,工资构成包括基本工资、绩效奖金、加班工资等,则企业应按月足额发放职工的“绩效工资”,而不得扣留20%作为年终奖,更不能根据再次考核成绩,决定此扣留的20%绩效工资的最终发放金额,否则就属于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情形。

花样1 应得工资变成年终奖励

“年终奖是工资总额组成中的奖金部分,根据《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5条规定,工资应当以法定货币支付,不得以实物及有价证券替代。”何玲说。

口碑不复从前 跨界布局成效不明显

时针调至2012年,陈欧凭借着“我为自己代言”的宣传片一炮而红,微博粉丝很快超过了4000万。但以目前视角来看,昔日无限风光的明星声量逐渐变淡,这一切的荣耀,都伴随着“假货”二字烟消云散。

2017年,一家著名家电企业在年终奖兑现中,除奖金外还发放了该企业自产品牌手机,被外界以此质疑公司的经营效益。

联系我们 广告投放 友情链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