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为何洪秀柱说“国民党再不改革将走入历史”

(原标题:韩国瑜败选后,为何洪秀柱说“国民党再不改革将走入历史”?)

败局已定后,11日20时,吴敦义、郝龙斌辞去国民党正副主席,预计第一副主席曾永权将代理主席,并于3个月内选出新主席。

从事后诸葛亮来看,韩国瑜未必是最合适的人选。把他推上风口浪尖的,大概是2018年底那高人气,让他迅速走下神坛的,则是国民党内的算盘。

承认败选后,韩国瑜宣布要“重归高雄市政”,但他要面对的是重归于绿的高雄,以及日渐成型的“罢韩公投”。接下来日子恐怕不会好过。

@云飞说,从家长的角度看,恢复学生在校时长是一件好事。

同时,一些网友认为,必要的课业难度要保留。

成了萧何败也萧何。聚光灯放大了韩国瑜的长板,也放大了他的短板,特别是他主动或被动走上参加2020年选举之后,在民进党当局的肆意攻击之下。同时,他始终没能解决三个问题。

一些网友认为,对于学生的德育、美育、体育,不仅不该减,反而应强化。

@蔡坤说,学校应丰富教学内容,真正做到德智体美劳全方位发展。下午两节正课上完,体育、书法、美术、音乐、陶艺等课程完全可以搞起来。

@文慧说,课本难度和考试难度极不匹配,为了满足考试要求,学生需要学习比课本更深的知识。这让教师和家长不敢大意,进入了盲目的军备竞赛。

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结果11日晚揭晓,中国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张善政组合以较大劣势败于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赖清德组合。

@钟说,家长对孩子期望值过高,带来了普遍的社会焦虑。“考99分也不满足”的心态在家长中蔓延。又因不知道其他家孩子的学习情况,生怕自己的孩子落后了,囚徒效应显著。

@梧叶芭蕉说,其实老师也想少布置作业,但是布置少了,孩子就去花更多时间完成补习班的作业,学校的作业却胡乱做,老师看到后气呀!什么办法也没有,那就增加点作业吧,让你们重视,让家长监督。

@MAN说,作业量在其次,作业的内容更重要。现在中小学学生从小就搞题海战术,虽能有效提高整体考试成绩,但缺点也非常明显:学生在考试时缺乏思考。题海战术提高的是考试成绩,束缚的是学生的思维。中学教育应该更重视思维训练,引导学生多思考。

@MAN说,“教学成绩”是考核老师的主要指标。而所谓“教学成绩”说白了就是“考试成绩”。考试成绩不好,老师就不是个好老师,所以老师的主要任务就是提高考试成绩。以考试成绩为导向的教育,老师焉能不多布置作业?

败局已定后,11日20时,吴敦义、郝龙斌辞去国民党正副主席,预计第一副主席曾永权将代理主席,并于3个月内选出新主席。

@忘掉的花说,我是一名高中教师。据我的体会,学生一届比一届累,但基础一届比一届差。

究其原因,正如新华社所言,蔡英文和民进党用肮脏手法捞取选票,西方外部政治势力公然介入台湾选举力挺蔡英文。新华社还提到一点,蓝营的内耗自损。

大佬各怀心思。韩国瑜出线了,但党内始终没有出现当年像挺马英九那样众星捧月的场景。虽然地方版图上蓝胜于绿,但这些地方大佬始终与韩国瑜若即若离,他们大部分人都不愿接任县市竞选总部主委,甚至出现了“王不见王”的尴尬场景。再加上吴敦义提出了藏私货的不分区民意代表名单,韩国瑜的气势自此走弱。代表国民党参选的韩国瑜俨然成了一人之战、“韩粉”之战。

一线教师认为,教师们的非教学任务一定要减,教育部门如果真想减负,就要调整考核机制。

@银河浮萍说,家长应该配合老师工作,但不是负责检查作业,那是老师的事情,家长的责任是信任、支持老师,监督孩子,言传身教培养孩子的品德,这一点是家校合作中家长最重要的责任。

下一步,市人力社保局和市教委将密切关注疫情变化,及时发布信息,全力为毕业生顺利就业保驾护航。(北青报记者 解丽)

第三是年轻选民。韩国瑜的个人风格,使他没能赢得年轻人的支持。后者或许不愿意一次次参加现场造势活动,他们的主场早就换到了网络世界。但决定选举胜负的,恰恰是年轻人以及118万的“首投族”。

@勇往直前说,肥城市义务教育阶段的中小学生可延长一小时左右时间放学,一来值班教师可以辅导一下作业,再就是有效遏制了不规范高收费的校外各类培训班,这个方法很棒!

在一连串党内因素作用下,再加上民进党的抹黑以及执政优势,韩国瑜独木难支,这样的选举结果也并不出人意料。

第一是施政能力。虽然当过民意代表还扇过陈水扁耳光,但只当了半年高雄市长的韩国瑜,没能向外界展示有说服力的施政能力,反而给外界留下了“落跑市长”“把高雄当跳板”等负面评价。虽然韩国瑜提出“当选后在高雄办公”等说辞,但显然不能让高雄市民接受。结果,蔡英文在高雄得票数远高于韩国瑜,立法机构高雄8个议席全部落入民进党手中。

@硕硕说,减负真正的切入点,不是降低课程标准。应该减哪里呢?一减无谓的校外培训,二减考纲超出教纲的部分,三减教师事务性的负担。

@倾听说,我是有27年教龄的中学教师,减负以来最大的感触就是学生的书写和计算能力大大下降。而且,孩子因为要写课外补习的作业,校内作业变得有理由不写了,校内教育越来越无力。

@河认为,对于教师的考核要优化,去掉非教学任务、行政任务的考核。

修改参选规则。从去年春节过后,国民党就为初选规则吵翻了天,到底是“五成党内投票、五成全民民调”还是“七成民调、三成党员”或是“全党员投票”,各潜在候选人为选择于己有利的方式而争执不休。之后,脱党多年的鸿海集团老板、台湾首富郭台铭凭借党主席吴敦义的一纸“荣誉党员证”,火线入党,跨入国民党初选门槛。再之后,为了让韩国瑜合理参选,国民党中央发明了“被动征召”,给之后郭台铭与韩国瑜对撞埋下了伏笔。

第二是个人风格。选举选的是最大公约数。韩国瑜那种草莽性格以及情绪化的不确定性,还有支持者那种“韩粉出动、寸草不生”的行为,让爱的人爱死,恨的人恨死。更重要的是,他的铁杆粉丝是中老年人以及底层民众,而不是台湾社会中坚的中产阶级。这也就是国民党在选举后期一直大声疾呼“知识蓝”“中产蓝”归队的原因。

@Mr.Richard说,现在学科发展的方向是控制难度系数,那么整张卷子将会有大量的容易题,这些容易题只要学生肯花时间,多刷卷子就能完全学会。如此,从教师到家长形成了一种思维习惯,即学习是可以通过刷卷子、多补课完成的,学生的负担反而重了。

如今,民进党再次完全执政,相信对国民党的打压只会加强不会减弱,国民党的日子会更难过。毫不夸张地说,这个百年老店真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正如前主席洪秀柱所言,国民党再不彻底改革必将走入历史。

“韩流”退去,韩国瑜败选。

@Sunflower说,有时学生的课外辅导甚至打乱老师的上课节奏,孩子也压力山大,本来听老师的就行,现在还要做课外补习的作业。

2018年,打着“庶民政治”旗号的韩国瑜入主高雄,并带领国民党翻转台湾地方政治版图。那时候,台湾政坛掀起走出蓝绿政争的“无色觉醒”,再加上韩国瑜敢爱敢恨、说话接地气、待人热忱的鲜明个性,成为台湾政治当之无愧的政治明星。

有分析认为,韩国瑜竞选总部总主委朱立伦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党主席,承担起改革国民党的重任。如何尽量减少国民党“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的破坏力,如何培养出国民党有竞争力的中生代,是一道大难题。此外,如何提出符合岛内中产阶级、拉近与青年人间距离的政见,如何提出有吸引力的两岸政治论述,如何提出符合岛内现实的民生政策,也是一道大难题。

@尘客认为,家长把希望寄托于下一代,努力用钱去补习,同时基于攀比心,家长会炫耀:我孩子在哪里补习,学习有多好,得了什么奖。听到这些话的其他家长,能吞下这口气吗?

愿赌还不服输。郭台铭一定觉得自己很冤,国民党最困难的时候,是他借款帮助它度过难关。自己兴冲冲地入党参选,结果发现初选游戏规则是为韩国瑜而设,自己成了陪太子读书。最终他没有遵守愿赌服输的承诺,顺便把荣誉党证还给了国民党。之后郭老板由粉转黑,大肆攻击国民党与韩国瑜。即便到了最后一刻,他还是为柯文哲的台湾民众党站台。经此一役,国民党算把“钱袋子”郭老板给彻底得罪了。

目前,许多网友认为学生负担主要是课业负担。对于书面作业是否该减的话题,网友们提出了许多看法。一些教师坦言,减负过度,学生能力在下降。

@神气说,素质教育下,就应该音乐课唱歌学谱,美术课画画,体育课运动。我们小时候还有劳动课——搞卫生,帮农民拔花生、挖红薯,这些都是应在学校学习的综合素质。

比起民进党党内初选蔡英文与赖清德初期对战,最终蔡赖二人携手相比,国民党内初选简直就是“灾难现场”,把党内的各种乱象展现出来,给民进党提供一枚又一枚的炮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