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出身军医家庭00后大学生担任医院抗疫志愿者

“你们先吃晚饭吧,不要等我了。”大年初三晚上,潘子翯又接到母亲的仓促来电,还未等她回复,母亲便挂断电话。

“00后”潘子翯是江南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生物工程学院大一学生,老家在山东潍坊,父母都是军医。在她印象中,父母常常说一句话,“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军人;哪里有病人,哪里就有医生”。

接到指令后,潘子翯详细询问了患者的情况并登记在册,随后引导患者去往发热门诊,紧接着对现场进行全面消毒。

图为潘子翯(右二)在参加防疫工作。本人供图

潘子翯的班主任饶义剑教授在得知她参加医院的疫情防控志愿工作后,深感欣慰,“疫情犹如一面镜子,让我们看到青年大学生也可以用自己稚嫩的肩膀担负起属于自己的责任。坚信疫情很快就会过去,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图为潘子翯。本人供图

北方的冬天格外寒冷,因为担心室外的温度会影响红外体温检测仪的测量数据,潘子翯始终把检测仪踹在怀里。一天下来,进进出出上百人,她的双手被冻得通红。

回忆起另外一次事情,潘子翯记忆更是深刻。“39.9度!这个人发热了!”测量完体温后,旁边的医务人员说:“抓紧登记信息,送到发热门诊。”

穿戴好防护装备,协助医护工作者在医院门口对进入的人员进行体温监测,潘子翯成为一名志愿者。在监测体温的过程中,需要连续几个小时穿着防护服在寒风中站着,呼出的热气在护目镜上聚成水珠,眼前模糊不清。每隔45分钟,潘子翯还要对现场进行一次消毒。

自从担任志愿者以来,让潘子翯印象最深的是有一位患者手指发生离断伤,家属开车送患者来医院,潘子翯照例想给患者测量体温。当她探身进到车内时,眼前的一幕让她一惊,患者的手掌鲜血淋淋,身上也布满血迹,患者痛苦万分、低声哀嚎,这样的场景让她一时不知所措。

有一次,一位母亲抱着已经晕厥的孩子来到医院,还没等工作人员开口,孩子父亲就喊道“我孩子惊厥了,快让我们进去”,语气中充满着不安与焦躁。

事后从父母那里才了解到手指断离,必须马上就医,在最短的时间内进行手术,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特殊时期,更加要处事冷静、果断。通过这次事,潘子翯更加明白,作为一名医院志愿者,不光要有责任心,更需要有一些医疗常识。

“泰坦尼克”号沉船的碎片位于4000米深的大西洋国际水域海底,距离加拿大的纽芬兰港350海里。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潘子翯的父母便没有休息日了。父亲是一名骨科医生,为了防止科室的患者感染新冠肺炎,他与同事制定了详细的应对方案,分析每一名患者的身体状况,有针对性地安排治疗时间、制定治疗计划,同时做好患者心理疏导。

该报援引RMST公司20日提交给弗吉尼亚州一级法院的法律文件报道称:“预计未来几年内船顶会掉下来,而船上世界闻名的无线电设备有可能会永远消失。”

“先送他们进去急诊,”旁边的医务人员对潘子翯说,“子翯,你给急诊打个电话,说明一下情况,去急诊那边测量吧。”听到指令,潘子翯才回过神来,匆忙地跑去岗亭打电话。

据报道,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一家名为RMST的公司认为,对于108年前沉入海底状况变坏的巨轮而言,这样的行为是有正当理由的。

图为潘子翯(右)在核查车辆信息。本人供图

父母的工作状态影响着潘子翯。她从母亲那里了解到,医院由于大量人员抽组,负责外围体温监测的工作人员短缺。于是,她便主动申请参加医院的志愿工作。这得到了父母的支持,他们叮嘱潘子翯,“志愿服务在医院门口,是疫情防控工作的最前线,虽只是询问、排查和测量体温,但绝对不能松懈,一定要做好个人防护,特殊时期,马虎不得,遇到事情不要慌乱,多向值勤的老师学习、请教”。

了解了情况后,潘子翯和其他医务人员对孩子的父母进行了安慰,确认了家长和孩子都没有发热情况,便及时引导家长把孩子送到儿科。潘子翯表示,特殊时期,发热门诊对孩子来说可能更加危险。

潘子翯是在军医大院里长大的,虽然经常听父母说起急诊,但这是她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看到如此的情况。

除了参加医院的志愿活动,潘子翯还在网上参加了学院组织的“加强防疫从我做起”网络防疫传递活动。她告诉记者,每个人都应该做好自己的工作,把网络正能量传递下去。

母亲负责隔离病房的扩容改建和医疗防护物资筹措。潘子翯介绍说,在疫情最初阶段,医疗物资十分短缺,全院的库存只剩下15个N95口罩,为了让一线工作人员得到充足的防护装备,母亲四处奔波,到处申领物资。后来在不懈的努力下,医院的防护物资终于得到保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