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除了诗歌书店还能有哪些“书店+”

除了诗歌书店,还能有哪些“书店+”

在上海,曾有一大批专业书店、特色书店活跃一时。音乐书店、建筑书店、艺术书店、旅游书店……它们是这座城市文明史上不可忽略的标记,也是众多爱书人曾经的精神灯塔。

伦敦书评书店坐落于大英博物馆正门斜对面的一条小路上。它脱胎于《伦敦书评》,深耕《伦敦书评》读者、订户,却又不仅限于此。在伦敦书评书店,有高品质的文学畅销书,也有《伦敦书评》自编的丛书出售。在它的地下室,我看到与诗歌有关的读物摆满了整整一面墙。这一面“诗歌墙”所涉及的诗歌非常多元,有经典的,也有当代的,有来自英语国家的,也有来自非英语国家的。这一设置在其他书店很少看到。

根据世卫组织《国际卫生条例》章程,判断是否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世卫组织总干事应与领土上发生事件的缔约国进行磋商,评估相关信息和依据;在此前后,世卫组织总干事可以召集突发事件委员会会议,就事件是否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听取意见。(完)

东特书店的另一特色是旅游书籍。在书店一层,与欧洲旅游的相关书籍按照国家名称有序分类。顺着木梯爬上书店二层,可以看到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全部地区的分类旅游指南。如果想要找寻北美南美、亚洲澳洲或者更小众的目的地,要下到地下一层去翻阅。除了旅游书籍之外,书店还有一小部分关注生活方式的书,如美食手册、花圃种植手册等。书店以温馨的服务著称。无论去问什么问题,都会得到店员带着暖意的回答。走出书店,典型的伦敦西区景观映入眼帘,很有地方特色。

如旅途中遭遇突发紧急情况,请保持镇静,及时拨打美国报警电话“911”。美东地区中国公民可随时拨打驻纽约总领馆24小时领事保护专线电话(212-6953125)求助。此外,中国公民还可通过外交部12308热线(+86-10-12308或+86-10-59913991)、12308手机客户端等方式全天候求助。

充足的行前准备对平安出游非常重要。建议大家事先了解美国有关法律规定和风俗习惯,入境时注意不要携带肉类、中药材等物品,全家携带超过1万美元现金需向美国海关申报。强烈建议大家行前购买一份适合的医疗和旅行意外保险,为平安出游增添一份保障。

入乡随俗讲文明,最后提醒大家出境游不沾染色情、毒品、赌博等违法活动,如遇纠纷请理性维权,树立中国公民良好形象。祝大家新春愉快、在美东地区度过一个平安、圆满的春节假期!

汤惟杰:今年夏天,我有幸再访伦敦。和前几次去伦敦旅行不同,这一次,我特地留出时间,拜访了当地几家比较有特色的书店。

另一方面,谭德塞强调当前确诊病例持续增加,中国以外的三个国家报告了“人传人”病例,世卫组织对此深表关切;虽然中国以外地区确诊病例相对较低,但疫情存在进一步扩散的可能,为此他决定在1月30日再度召集新型冠状病毒突发事件委员会会议,就当前疫情是否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听取意见。

把视野拉回当代,人们的文化品位似乎被大众媒体、被很多商业化因素变成了一个均质化的东西。但恰恰在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上海开了这样一家面向无限的少数人的诗歌书店。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这都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

1月22日和23日,谭德塞曾连续两天召集新型冠状病毒突发事件委员会会议,会后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尚不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1月26日谭德塞带领团队赶赴中国,了解疫情发展情况。

第三:个人财物看管好

这句话很有意思,可以做很多阐发。首先,它肯定了诗在一定程度上是面向少数人的,但是,这个少数人可以是“很高级”的少数人。他们优秀、有很强的文学感受力、在文学读者群中占有重要地位,而他们又始终存在于一切时代。同时,“无限的少数人”可能也包含了这样一层意思——诗如果被这些人接受,便能发挥出无限力量。

第五:紧急电话要记牢

解放周一:您每到一个城市,总会去走访当地有特色的书店。有没有那么几家小而美的书店,触动您一去再去?

汤惟杰:我只是从个人的角度尝试做一个解读。一方面这跟上海这个城市的文化氛围有关。上海作为中国最重要的文化都市之一,有非常可观的文学阅读人口。另一方面,在各大文学类型中,诗歌一直被认为是文学当中最精粹的部分,在广大文学读者的心目中长期处于顶尖的位置。从这个角度来讲,小而精的诗歌领域很适合被书店作为一种纵向分布的垂直领域来打理和经营。作为文学当中最精致的那个部分,诗歌也比较容易触发做一个小而精、小而美的书店的想法。

建议大家关注目的地治安形势,避免前往偏僻或治安不佳的地区,尽量避免夜间外出,提高防范枪击等公共安全事件意识。准备自驾的中国游客一定要充分掌握当地交规,注意中美交通标识差异,严格遵守交通规则,不疲劳驾驶、不酒驾、不超速,注意防范雨雪雾等冬季极端天气带来的事故风险。

为了完成一位朋友交办的任务,我还特地去寻找了小说《查令十字街84号》的原型。查令十字街84号如今是一家麦当劳。门口一块铜牌上刻着:查令十字街84号的马克斯与科恩书店原址就在这里,曾因海莲·汉芙的书而闻名世界。好在,在这条一直以专业书店和二手书店闻名的街道上,曾经是伦敦最大书店的福耶斯书店仍然坚强地挺立着。在福耶斯书店,我为朋友买到了她心心念念的英文原版《查令十字街84号》。

谭德塞援引统计数据指出,中国在经济和其他领域付出代价,采取非同寻常的措施阻止疫情向外扩散,迄今新型冠状病毒6000多例确诊病例绝大多数都集中在中国,中国以外地区仅报告68例确诊病例,为此“中国值得我们的感谢和尊重”。

近来,一爿以诗歌为主题的书店,在皋兰路一座历史建筑中重装亮相。它的热度似在情理之中,却也开启了一场新的讨论——在书店价值重塑与模式重构的大背景之下,主题书店、特色书店的新生,是否迎来新的可能?

出境在外不能忘了国内亲人的牵挂,建议大家提前告知家人自己的出境行程、联系方式以及同行人信息等,旅途中按照约定及时向家人报平安。美国部分地区手机信号不佳,请提前做好相应准备并告知家人,避免旅途中因手机没电、没信号等意外导致“失联”。

解放周一:当我们讨论书店未来时,除了它们在形式、结构、主题上的创新,活动形式也是一个创新点。您经常参加各种与图书、电影、文化评论有关的交流活动。在这方面,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或建议?

谭德塞欢迎中国邀请世卫组织召集和带领国际专家组访华,评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并为中国同行提供支持,“我对这种开放表示感谢并敦促中国和其它所有国家继续这么做”。

汤惟杰:在过往的一二十年里,阅读和写作诗歌的人群在当代人群中所占比例明显地缩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严格来说,这个现象的前面得加一个限定。那就是,这个现象主要存在于当代诗歌的阅读和写作领域。我们不要忘记,中国是一个有着非常深远悠长的诗学传统的国度。正因如此,才有类似《中国诗词大会》这样的综艺节目,引发收视热潮。它的热度和受欢迎程度恰恰证明,古典诗歌的读者基础还是不错的。

当地时间29日下午,谭德塞飞抵日内瓦后先在其推特账户发表多篇推文,其后举行记者会通报访华情况。谭德塞在推文中表示,自己对中国领导层和中国人民结束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决心感到震惊,“他们付出的代价最大。他们为遏制疫情做出牺牲之际,他们的生活和经济首当其冲。中国需要世界的团结一心和支持”。

三十年前,当代诗歌阅读与写作处于聚光灯之下。但回过头去看,这一现象就跟那个时代一份文学杂志一期可以印200万份类同。它和当时的文化生活选择不多、文学口味比较集中有关,并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繁荣。

解放周一:也许,也是关注到了曾经那股诗歌热的退潮,此番诗歌书店开幕立了一句主题词,叫做“献给无限的少数人”。这句话您如何理解?小而精的主题书店、特色书店,是否注定献给“无限的少数人”?

诗歌热退潮是一种理性回归

可以想象的是,随着诗歌书店的开辟,随着重量级诗人作家不断被请到上海,随着来自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资深书友慕名而来,大量有趣的文化活动将应运而生。以诗歌书店为例,它完全可以每年邀请若干作家、诗人担任驻店作家、驻店诗人。由于书店所在的建筑属于受保护的对象,受邀者无法住在店里,但他们完全可以在临近的街区住上两周或者一个月,自由地写作。慢慢地,这会形成一笔宝贵的积累。

汤惟杰:“献给无限的少数人”是西班牙诗人希门内斯为自己的一本诗集书写赠言时留下的句子。这句题词经常被诗人、诗评家拿来,为新诗遇冷作辩护。

被评为伦敦最美书店的东特书店建于爱德华七世时代,有那个时期的华丽装饰。这座优雅的三层书店以木头为主要建筑结构,温室般的天花板可以落下满片阳光,彩色的雕花玻璃也很有特色。

现在,我们身边有不少书店以光鲜亮丽的形式吸引读者。它们一时间可以聚起不小的人气,但留得下来的,终究是做强了书店本质的那些。以上述几家伦敦书店为例,经过时间的洗礼,它们内部的产权结构也许已经发生了变化,但它们作为一家书店的核心部分未曾改变。所以,什么是特色书店?新型书店可以为自己立起怎样的特色标签?我想,所谓特色,可以是某个主题,也可以是某个人、某个景、某个故事、某条线索。但只有那些能坚持自己核心本质不变的特色,才可以真正得到延续、传承。

解放周一:前些年,城市中小书店的生存境遇算不上好。在上海,近年来也有一些为人熟知的大小书店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成为城市的一段记忆。这大概也是此次的思南书局·诗歌店重装问世前无法回避的一道思考题。不过,仍有很多爱书人好奇,作为世纪朵云系列新型实体书店中的第一家主题书店,为何会以“诗歌”为主题?

第四:家人朋友常联系

解放周一:很多人至今记得,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会写诗的人往往被认为是掌握了文学精华的人。在当时的大学校园,擅长写诗的人往往会令人敬佩。但这道风景,近年来已经看不大到了。

第二:人身安全最重要

提醒大家旅途中提高防盗、防抢、防骗意识。建议随身留存一份护照复印件备用,出门少带现金,消费尽量使用银行卡。离开驾乘车辆时不要将箱包留在车内,以免遭遇砸窗盗窃。旅游期间接到电话凡是自动语音来电的应直接挂断,不在接听电话中透露个人信息,不转账不汇款,谨防落入电信诈骗陷阱。

汤惟杰:我们得承认,在上海,能有思南书局、朵云书院旗舰店、思南书局·诗歌店等新型书店的持续发力,离不开以世纪出版集团为代表的大型国有文化机构的鼎力加持。问题是,书店建立易、运营难。怎样让这些新型书店得到有效的运营,为我们的城市文化建设与发展持续带来益处,是最大的考验和挑战。

记者会上谭德塞举例,中国快速甄别出病原体并同世卫组织和其他国家分享有关病毒基因序列,表明中方恪守公开透明承诺;德国报告首例确诊病例后,中方立即通报德方同行相关情况,协助后者及时采取行动,表明中方本着“团结合作”原则应对全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汤惟杰是一位资深爱书人。走访各种大小书店,是他环游世界过程中必做的功课。在他看来,主题书店、特色书店的最好未来,是成为其所在城市的文化温度计、风向标、前哨站。但若想实现这一愿景,考验着书店的运营者,更体现着一座城市的心量与智慧。

事实上,我们身边并非没有出现过其他规模的诗歌书店。它们更多以小店的形式存在,由诗歌爱好者自发组建。只是,由于租金和租期等原因,大都市中小书店的经营经常会面临变动。这些小书店的兴发与存在或许处处遇难,但正是它们不断为爱好者们提供宜人的交流空间,留住、维护着诗歌爱好者群体,才能支撑像思南书局·诗歌店这样相对大的机构更长远地发展下去。忠实、成熟、不断壮大的爱好者群体是主题书店的群众基础,更是后者得以进一步兴发的土壤。

诗歌书店受热捧值得庆祝

“书店+”可以加什么

说不定,二三十年以后,中国上海有那么两三位重量级诗人、作家,在谈起自己的经历时会说,“我写作生涯中有那么有趣的两页或是一个章节,就是在这里发生的”。这是我目前所能想到的诗歌书店未来最美的样子。

任何一座城市,只要它有更多的文化空间可以面向各种“无限的少数人”,应该说,它就获得了某种文化上的成功。较之其他城市,它会更有活力。

时至今日的退潮倒是有一个好处——说明我们今日的阅读人口在文化趣味上,有了越来越多的选择和可能性,且当代文化生活在一定程度上回归到了正常的范围。

哈查兹书店建于1797年,是伦敦最古老的书店。它位于时尚繁华的皮卡迪利大街,毗邻福特南梅森百货公司。走进这家英国皇家御用书店,墙上的皇室人物画像、伦敦老照片老地图格外显眼。底楼专设了一个橱窗,罗列了大量珍贵的作家签名本和珍藏版书籍。哈查兹书店经常举办文学沙龙和图书签售会,很多海内外读者为了近距离感受英国文化专程前往。

我们还可以想象,未来,与诗歌有关的出版物在这里一览无余。这里有诗集,有各种海内外研究分析诗歌的著作,更有各种知名诗歌作家的传记。这里不仅仅是一处以诗歌为主题线索组织书籍的所在,更是一片令所有诗歌爱好者心驰神往的热土、一个出版社相关编辑的前哨站、一个城市文化的温度计、风向标。文学杂志书籍的编辑经常可以来这里了解读者动向、寻找编辑灵感,获取业界所需的一手数据。

Comments are closed.